︱2021.01.08
︱點閱數:360

痛風性腎病變 中醫調理逆轉腎損害

痛風性腎病變 中醫調理逆轉腎損害

 

一名年面色黝黑的中年人,幾個月前應酬隔天腳痛到無法走路,急診發現是痛風,才知道自己有尿酸。他來看診時,把鞋襪脫掉露出腫脹的腳踝,「更恐怖的是,醫師說我的腎臟功能已經很嚴重,是痛風性腎病變,腎臟超音波也看到許多痛風石在腎臟中,我每年公司體檢明明都沒問題,怎麼會這麼突然?」

看他帶來的檢驗報告,當時的腎絲球過濾率GFR只剩下24,已經服用降尿酸藥物一段時間的尿酸值還有8.2,腎絲球過濾率GFR則在21,尿潛血和尿蛋白也持續出現,代表腎臟破壞持續進行。

 

「痛風」因疼痛來得快如一陣風 故由此命名

杏儒中醫診所院長蔡易昌中西醫師表示,慢性腎臟疾病與高尿酸血症習習相關,高尿酸血症會導致腎絲球硬化、腎間質纖維化;另一方面,尿酸鹽沉積於腎臟會引起泌尿道尿酸結石、痛風性腎髓質病變、急性阻塞性尿酸腎病變,則會加速慢性腎臟病的惡化,這些和高血酸血症相關的腎臟損傷,都稱為痛風性腎病變。

 

治療上除了要考慮尿酸因素,同時要考慮某些藥物會增加腎臟的負擔,又要考慮有些藥物容易有過敏反應,這對痛風性腎病變就是一個兩難的抉擇,這時就可以考慮中醫調理。

 

「痛風」一詞最早出現在南北朝時期的中醫古籍裡,因其疼痛來得快如一陣風,故由此命名。古代又稱「痛痹」,明朝虞摶所著醫學正傳云:「夫古之所謂痛痹者,即今之痛風也。諸方書又謂之白虎歷節風,以其走痛於四肢骨節,如虎咬之狀,而以其名名之耳」。

 

而痛風性腎病變,在隋代太醫巢元方《諸病源候論.淋病諸候》提到:「腎客沙石,腎為熱所乘則成淋,腎虛則不能制石。」到了元朝名醫朱丹溪《格致餘論》提到:「彼痛風者,大率因血受熱,已自沸騰……或坐臥當風,寒涼外搏,熱血得寒,污濁凝澀,不得運行,所以作痛,痛則夜甚,發於陰也」,認為內因為血熱,外因為風寒濕,內因在先,外因在後,外因在內因生變的基礎上,血熱得寒,污濁凝澀而發病,這也確立了後世醫家對痛風性腎病變的治療方針,乃本虛標實之證,系先天稟賦不耐,脾腎虧虛,加之飲食不節、恣欲無度,致使清濁失司,氣虛血凝、痰濁瘀互結,久病人絡致腎元衰竭,以培土固元、化瘀泄濁為治。

 

中藥調養降低血尿酸、促進尿酸排泄

加上新的藥理研究,發現土茯苓、薏苡仁、萆薢能降低血尿酸,促進尿尿酸排泄;威靈仙能溶解尿酸;丹參能顯著增加尿素氮、肌酐等的排出,從而可逆轉其病變;大黃能促進尿酸排泄,改善腎功能,從而緩解慢性腎衰竭;當歸拈痛丸可以降低血清中肌酐、尿素氮水平,並對腎臟有明顯的保護作用;黃芪可以調節機體免疫功能,達到抗腎纖維化效果;淫羊藿可以抑制腎小管萎縮及間質纖維化,改善臨床症狀及腎功能,明顯減少尿蛋白,並延緩腎小球硬化進展,穩定或逆轉腎損害。加上中醫特有的辯證論治,中藥治療痛風性腎病確實是有效的,降低血尿酸、促進尿酸排泄,並對腎臟有保護作用。

 

經過幾個月的調理,他回診時拿著新的檢驗報告高興地說,「我這次的腎功能檢查恢復得不錯,腎絲球過濾率GFR已經恢復到61了喔!」只要互相配合,都是可以看到成效的。

 

(文章授權提供/杏儒中醫診所)